【與疾病對話】原來貪睡是一種思念

什麼是與疾病對話呢?

與疾病對話是以能量不滅作為一個概念,也就是說人體猶如一個能量場,在能量流通時可讓身體維持一個健康有朝氣的狀態,當某些部位因為負面情緒、作息不正常或是飲食不均衡所造成的能量阻塞,就會使整體的能量失衡,一開始會是輕微的不舒適,不過能量積淤久了,就會由無形形成一個有形體的物質,舉例如,瘤、癌、炎等。

在與疾病對話中,也不需要等到與真正的疾病才能對話,舉凡一些症狀、行為、成癮症,都可以作為對話,在教練環節中的基礎是利用催眠技巧進入潛意識與能量形體溝通。

難得這次在課室有機會練習與疾病對話,我在璨因老師做示範時,在腦子裡把自己從頭到腳檢視了一番,看看自己有什麼毛病可以拿出來處理的,我認認真真列舉了有以下這些:

  1. 與脂肪細胞對話
  2. 左腿關節疼痛
  3. 腰都會隱隱痛一下
  4. 頭皮癢

在我認真思考後約列舉了四種症狀,想要透過在潛意識中的對話,了解這些症狀出現在我的身體時的意義,而過去我做過幾次的與疾病對話,確實對我的症狀有莫大的幫助,這讓我知道,要讓能量流通,也得先了解能量來自於哪裡,也就是要知道源頭才能疏通。

進入教練環節:

這個教練環節,除了是在課室內的互相練習外,我也希望能藉由潛意識與自己的能量體對話解答自己困惑,教練做了一個自我介紹的儀式後,便正式進入教練環節。

「Emma你好,我是你今天的教練,請問你在與疾病對話中,你想要處理的症狀是什麼呢?」

『吼,教練,我覺得我有很多症狀可以處理說~~』

「你說看看」

『我覺得我很貪睡,可是貪睡也不是多大的問題,也沒造成我生活中多大的困擾,可我就一直很不了解為何我很貪睡。』

「你可以多說一點,有什麼具體事件嗎?」

『我知道自己從小就都沒有早起的習慣,縱使我在家人裡,每每都是最後一名起床的,所以我特別想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原因困住我,也希望自己能建立一個早起的習慣。』

「那你為什麼會想要早起呢?」

『就第一個是看到家人都早起,我也想跟著早起,再則是,我都在8點才起床,梳洗後約8點半,出門前會花一點時間陪伴媽媽和姪女,可若中間有什麼事要做,譬如:去全聯買東西,我9點上班會遲到。』

「上班遲到會怎樣嗎?」

『其實,好像也不會怎樣,因為我是老闆,我也沒有對自己懲處。』

「那你有想要更動上班的時間嗎?」

『也不會。』

「那九點上班的時間是怎麼訂出來的?」

『依照大多的商店開店時間訂的,我的隔壁店面也是9點開店,當然也有些藥局更早開店…….. 啊,我想到了,9點開店上班的基礎是爸爸公司就都是9點上班,我是依照他的規定制定的。』

「那好,我們就不更動上班的時間。你的睡眠時間呢?你都幾點睡覺?」

『我下班到家約晚上10點了,最早能睡的時間約11點半,如果加上東摸摸西摸摸最晚睡的時間約凌晨1點,可我睡覺的時間不會影響起床的時間,也就是說,不管我幾點睡,我都要8點才能起床,縱使我7點醒了,我還是要躺著睡到8點,即使7點59分起來,還是要睡到8點才能感到滿足。』

「你小時候是怎樣貪睡的呢?」

『我有印象在小學時,訂了鬧鐘都沒有用,我要被爸爸或媽媽叫起床好幾次,起床了,刷牙也會睡著,吃早餐也會睡著,連出門穿襪子也會在玄關處拿著一隻襪子睡著,就連爸爸開車送我去上學,我在車上也能睡著,就是要睡到校門口才感覺到有滿足和甘願真的醒來。』

「貪睡除了滿足和甘願,還有什麼好處?」

『後來爸爸開始會問一些功課,或是在學校發生的事,我覺得貪睡也可以逃掉爸爸問這些有的沒的事,我睡著了,爸爸就不會問了,我就覺得有種逃過一劫的感覺。』

「嗯~然後呢?」

教練問完這問題後,我一股情緒從心底湧出來,眼淚掉了出來,我腦中浮現了我與爸爸相處的最後一幕,我哭了許久後,才哽咽著說出來事件。

『我爸是突發性心肌梗塞過世的,當年我在台北工作,在爸爸過世前一週,他希望我回家,他要著手處理資產的分配,我到家後的隔天早上,爸爸親自開車載我到銀行辦理開戶事宜,我在車上就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,覺得很乏味無趣,然後如往常一般,從家裡出發就睡到銀行,在銀行辦完事後,上車就睡到家裡。』

過往我很在意的是我和爸爸通上的最後一通電話,也透過好幾個教練環節在處理這通電話的內容(相關教練環節:https://reurl.cc/mdzjv1),這是我在爸爸過世10幾年後,第一次出現我跟他最後一次面對面相處的畫面,沒想到在隱藏在潛意識深層下的畫面,原封不動猶如親臨現場般的真實浮現在我眼前。

「對這件事你有什麼感覺?」

『我覺得自己很不懂事,覺得很多事情都很理所當然,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,卻不知這是跟爸爸的最後一面。』

「你願意跟你爸爸對話嗎?」

教練問完這問題後,我猶豫了一會,一來要面對過往自己的無知,確實需要很大的勇氣,不過在所有的感覺、畫面都已經浮出來檯面,我吸了一口氣後緩緩地吐出氣,決定面對過往那個不懂事的自己所犯下的錯誤了。

『好的。』

「那我現在會利用空椅技術來讓你和爸爸對話。」

教練離開他的椅子,把他的椅子拉到我右側,讓我試著想著爸爸坐在右側,並且示意讓我跟爸爸對話

「那你有什麼話要告訴爸爸嗎?」

『爸爸,我很抱歉,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我那麼不懂事。』

「爸爸有告訴你什麼嗎?」

『他說事情過了就算了,知道了,以後就認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把自己過得開心。』

「看起來在這件事上,爸爸並沒有責怪你,也很愛你,你有什麼想法?」

『我覺得我沒有原諒我自己。』

「我們總是透過持續地自我成長,才知道過去自己所犯過的錯誤,那你也知道爸爸沒怪你,你可已不要那麼苛責過去那個自己,原諒自己嗎?」

『我很想原諒自己,可我也知道要原諒自己,可我目前還做不到,我想知道到做到真的有點差距。』

「很好呀,如果你覺得現在還做不到,那就不用免強自己做到,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,在未來其他的教練環節中,再處理也是可以的。」

『好的。』

「那現在我想回來問,你有需要處理你的貪睡症嗎?」

『透過這次的教練環節,我知道貪睡源自於思念爸爸,我想目前先這樣,我沒有想改變。』

「好,那我們就結束這次的教練環節。」

『謝謝教練。』

教練後的回饋與發現

我一開始,以為我會以自己列出的項目做與疾病對話的主題,可當正式進入教練環節時,就冒出來貪睡症的議題,這還真的是潛意識在作用,我的教練也很跟隨我,就持續協助我處理貪睡的議題。

一直以來我想盡辦法要克服貪睡,卻也都還找不到適合的方法,雖然我對於貪睡這件事似乎感到有點困擾,可也沒有到沒處理就不行的狀況,那如果是這樣子,就應該談談我貪睡的程度了,我在需要上班的週間,無論我前一晚多早睡或是多晚睡,起床的時間就是要過8點,即使,我定了7點半的鬧鐘,鬧鐘聲響起,我縱使已經醒了,我還是要按掉鬧鐘,繼續睡到8點,或是我在7點59分醒來,我還是會把眼睛閉上,持續睡到過8點,才肯起身算上真正的起床。

可週末時間,若要搭車到台南或是台北上課,我都可以早起梳洗再去搭車,這點讓我感到很困惑,其實我是一個可以早起的人,為何在週間卻無法早起,在週末時間早起算是可以很自如呢?

這個困惑一直在我心中,就像是一個待解開的謎題,一開始提到我嘗試過一些方式來解決貪睡,舉例,設定好幾個鬧鐘,比如,七點一個,七點半再一個,可這些也沒用,我依然要過了八點才能醒來,且長期沒有辦法在七點醒來,如同沒有辦法達到自己設定目標,讓我有些挫折,後來我乾脆就把七點鬧鐘移除,避免讓自己每天早晨都陷入一股挫折感之中。

後來我又發現,移除掉七點的鬧鐘,仍然八點醒來,這點讓我感到很滿足,我又開始感到很好奇,到底我的大腦裡真正在想的是什麼呀?

透過教練環節,我才看到在我內心深處的某一面,是還沒有原諒當時那個無知的自己,貪睡在某個層面上,讓我回想起過去無論我做什麼爸爸都能接受,無論什麼事都有爸爸在擋著,爸爸就對我像公主般的寵愛,我透過貪睡的行為,建立起思念爸爸的一個儀式,可這儀式中卻也有我還不願意原諒自己的負面情緒交雜著,若不是透過這次的教練環節看到這一層意義所在,我還會被自己的貪睡搞得莫名其妙。

而且,在這次的教練結束後我思索著,過去我跟媽媽關係不好,會大吵大鬧,後來改善了和媽媽的關係後,也沒有對過去對愛惹媽媽生氣的自己產生自責,對爸爸的事件,卻自責不已,我想很大的原因是在於,媽媽都還在身旁,縱使過去我犯過錯,現在我還是能做好自己的角色,盡力彌補和改善關係,可對爸爸無論我現在或是未來想做什麼,爸爸卻也都不在,我也沒辦法真正的擁抱他,感受他的和藹與溫暖,這是我感到最遺憾之處了。

我也在這次教練環節中學到,時時都要保有良善的起心動念,因為我無法預知在下一刻我遇到的人事物是否和上一刻鐘一樣,唯有相信自己每次都發送出好的起心動念,我便會時時地活在當下,跟自己在一起,也跟周圍的人快樂地在一起。

希望你會喜歡今天分享的文章
祝福你
Emma

自我教練系列相關紀錄請點這裡:我的自我教練紀錄

—–

點讚追蹤我,隨時看到最新的文章:小珍珠: Emma Chang X Life + Spiritual Coaching

上一篇:【眼動脫敏再處理EMDR 】我的鄰居都很麻煩,我很討厭我的鄰居
下一篇:【日劇 東京大飯店 GRAND MAISON TOKYO EP06】朝著自己的目標奔跑,不要管後面揚起的塵埃

相連文章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